梁建章提出,取消高考,避免过早的教育分层,是解决减负问题的根本途径

梁建章,现为携程集团创始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著名人口经济学家。曾多次呼吁尽快放开并鼓励生育,分析人口与创新、资源、城市化的关系。

近日,梁建章教授在多平台呼吁解决“年轻人已经不想生孩子的问题”。他认为中国目前的生育率已经降到国际人口生育警界线,而且未来有可能继续下降,甚至可能成为全世界生育率最低的国家,这将持续弱化发展的规模效应,创新能力等,最终导致综合国力的衰退。

如何才能让年轻人愿意生孩子?

梁建章教授认为:一要稳定中国大城市的房价,比房价更突出、更明显的问题是中国小孩子的教育难题,教育压力、成本过高,让家长过度投入,让孩子压力过大,家长和孩子幸福度过低,是造成年轻人不想生孩子的问题关键之一。

那么,当务之急就是要解决“教育减负”问题。但梁建章教授认为,目前的“双减”还不足以给教育真正减负,毕竟中考、高考的升学率在那里,家长想让孩子上高中,上大学的愿望不会改变,教育压力也就不会减少。而重点中学、过早分流的存在,又加剧了家长和学生的焦虑。

因此要解决这一焦虑,首要的是要尽快地实行教育资源均等化,避免过早教育分层,梁教授建议可以通过先取消中考的方式来达到基础教育均等化的目标,从而减轻教育不平等带来的压力,提升家长和学生的幸福度,减轻养育成本。梁建章教授的建议迅速引来网友的讨论:

有的网友支持梁教授的建议,认为义务教育应该普及到高中,如今中考1:1的升学压力,催生了辅导班,让学生过早陷入应试技巧的训练中,孩子们在题海战术中,消磨掉了对所学内容的探究兴趣和创新精神;另一方面重点高中、超级中学的存在,造成县级高中的孩子升好大学难,这又加剧了中考的焦虑,如果取消中考,普及高中的话,可以尽快打破教育发展的不均衡,也能最大程度地缓解教育焦虑,家长也就不用逼着孩子上辅导班,教育也可以回归到正常的育人轨道上来。

当然,网友也是理智的,也想到了取消中考的难度,在熊丙奇看来,取消中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各地高中有强有弱,有超级中学、重点和非重点之分,地区差异致使教师水平也有着差异,一旦取消中考,初中毕业生将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进高中?

如果像小学和初中那样实行公民同招,电脑摇号、就近入学,那么家长会接受吗?

另外,如果取消中考,中职怎么办?如果将普通高中和中职取消分离,那么这将意味着调整整个办学策略。另外即使中职和普通高中合并了,也很难进一步推进各高中办学均衡。

在小徐老师看来我们之所以依然为择校、为孩子是否能上重点高中而焦虑,根本原因在于我们的考试制度,我们的孩子即使逃过了中考,也依然逃不过高考,而如今的考试制度又是大家公认的最公平的制度,要想打破何其难哉?

从全世界教育来看,唯一一个彻底摆脱教育焦虑,让家长和孩子都活得轻松快乐的国家就是芬兰。

芬兰的孩子从来不考试,他们的教学也不仅限于课本,甚至没有统一的教材,老师只需教会孩子们如何学习,而不是学习什么,他们所学的任何东西都没有固定答案,老师只是引导启发孩子们去独立思考,培养孩子们的观察力、专注力和想象力,在评估孩子能力时,也不看他们学到了什么知识,而是看他们如何学习、思考及与他人相处。

在孩子眼里,他们之间没有竞争,没有成功与失败之分,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好,都是平等的。

在芬兰,孩子们的知识积累和体系的建立不是在背诵课本知识和做题中建立的,而是在自我体验的过程中逐渐发生,同样他们的职业方向也是在体验中获得的,孩子适合学什么,愿意做什么就去学什么,没有被迫选择职业教育的现象。最重要的是在芬兰无论是搞学术还是搞技术,没有贵贱高低之分,同样受人尊重。

总之,虽然我们和芬兰在经济发展,人口素质、福利、政策等多方向存在差异,但至少我们要想实现没有补课,没有竞争,没有教育内卷的教育环境,芬兰的教育道路是值得借鉴的。否则,在如今的考试选拔机制下谈避免教育焦虑,真的很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