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学校不应再依赖“北京大学”

据媒体报道,2018年3月及2021年8月,北京大学先后发函至宁德市教育局和宁德市政府,称当地“宁德北大培文学校”的名称中包含北大校名简称,且未经该校授权,商请予以规范、更名。 对此,宁德北大培文学校则回应称,学校名字中的“北大培文”有合法授权。宁德市教育局则表示将对学校使用“北大培文”注册商标及授权委托情况重新审查。

从媒体报道的情况看,虽然学校校名中包含“北大”字样,但最多属于以输出品牌的方式参与办学,而且,北大校方在多年前已经明确终止这种方式,因此,相关学校的更名,既要尊重历史,也要面向未来。继续在校名中使用北大简称,不符合新颁布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精神。学校应坚持以优质办学,形成本校的办学特色和文化,而不再是“傍名校”。

“宁德北大培文学校”校名中有北大简称,可以说是历史问题。这是北京大学校办产业公司,以输出品牌方式开展经营的结果。据报道,2016年4月1日,北京大学专门从事教育产业的全资校办产业公司——北大培文教育文化产业(北京)有限公司曾与该校举办者的控股母公司——阳光博雅教育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博雅”)签订《合作协议》,授权阳光博雅或其关联公司在全国五年内使用“北大培文”品牌,单独或与办学所在地合作方合资举办10所北大培文学校。合同有效期至2036年8月31日。因此,宁德北大培文学校称,使用“北大”二字是有合法授权的。

这种输出品牌参与办学的方式,在过去10多年颇为流行。对于大学的校办企业来说,不需要投资,就可获得品牌输出费用;对于学校的举办者和地方政府来说,则可“喜提”一所名校背书的学校,可对外宣传引进名校优质资源办学。无论对学校招生,还是对打造当地教育形象,都有“推动作用”。

但是,过多过滥的品牌输出,也对名校的声誉产生负面影响,尤其是学校校办企业不对合作方进行严格审核,“抓到篮子就是菜”,让冠有学校校名(或简称)的学校、培训机构遍地开花,遭到校友质疑,还有的机构违规招生、办学,帐也算到学校头上。另外,在校名中冠有名校校名(或简称)的教育培训机构,做足冠名文章,宣称有名校优秀师资参与办学,传承名校精神、文化,而除了冠名之外,名校并无实质参与管理、师资建设和课程建设的办学行为,这些宣传某种程度上涉嫌虚假宣传、误导家长。

为此,早在2016年,北京大学就已发布《关于校办企业举办教育及培训机构的重要通知》,明确说明:“即日起,在北京大学有关新的管理办法出台前,各下属企业不得举办新的使用北京大学名称(即出现‘北京大学’‘北大’字样)的各类教育及培训机构”。 北京大学2018年的函件亦指出,北大培文教育文化产业(北京)有限公司是北京大学资产经营公司控股,并非北京大学二级机构;正在使用“北大”冠名的应在3-5年逐步取消冠名,任何教育培训机构不得使用“北大”名称或北大标识进行招生宣传。从维护办学声誉角度看,北京大学的选择是正确的。

鉴于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当初冠名曾得到授权(校办企业不属于二级机构,但也属于学校资产经营公司控股的企业),学校更名也得投入大量成本,因此,取消冠名,需要按协议约定的条款进行。即合作方提前收回冠名授权,需要承担怎样的违约赔偿责任。之所以北大发了函,但学校并没有取消冠名,应该是双方没有就此达成共识。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9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规定,公办学校举办或者参与举办民办学校,不得利用国家财政性经费,不得影响公办学校教学活动,不得仅以品牌输出方式参与办学,并应当经其主管部门批准。按照这一法律规定,“仅以品牌输出方式参与办学”的方式将被清理、叫停,因此,如果北大明确表示,只是以品牌输出方式参与办学,那么,该校必须取消冠名,不能再以有所谓的授权来继续冠名。当地教育部门要以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的精神,来重新审视这所学校的冠名问题。

本文原载:熊丙奇企鹅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