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转公”江湖传言纷起 郑州民办学校这场“瘦身战”到底怎么打?

来源:【河南广电-映象网】

大象新闻·映象网记者 高冬丽

公办?民办?马上进入5月,这段时间对小升初的家长们来说格外难熬。一方面是在公办初中与民办初中之间纠结,另一方面是铺天盖地的有关民办学校转公办的传言,让一切变得扑朔迷离。

根据省教育厅要求,9月1日前,民办义务教育在校生规模控制在5%以内。这一切表明,民办学校这场“瘦身战”已全面铺开,今年招生季,一切也将明朗。

(资料图 大象新闻记者 沈翔/图)

民转公哪儿消息最多?答:抖音

民办学校转公办,这是今年招生季,小升初绕不开的话题,这也是让家长们最之为纠结的话题。

去年年底开始,网络上一些自媒体及抖音就不断地发布有关民办初中转公的消息,随着招生季的临近,相关传言也越来越多,家长们已经彻底被传言轰炸得迷失了方向。

纵观网上这些信息,整体分为三类:

一类是直接点名道姓,说出一些家长们心中的名校走向,如“郑州西枫杨转公办改名为郑州市第三外国语(或高新区第四外国语);郑州朗悦慧外国语转公办改名为郑州市第四外国语;郑州一中实验(桐柏一中)改名郑州第一初级中学;河南省实验文博有可能停办;郑州市实验外国语(东分)转公办改名为二七区外国语;郑州东枫杨将改为纯民办,不再享受郑州外国语学校总校的师资力量;郑州兴华中学更名为二七区兴华实验中学”。

另一类则是“缩减招生计划”,如郑州市金水区一八初级中学、郑北一中学校等。

还有一类则是按部就班。

当然,虽然在地方政府出台相关文件之前,民办公的消息都只是传言,但是一些敏感的家长已经开始打探各学校的师资、划片范围等。

民办规模居高不下 “民转公”难度不小

为何今年民转公常常被提及,这一切都绕不开两份文件。

2021年,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出台了《教育部关于规范公办学校举办或者参与举办民办义务教育学校的通知》,里面提到“公参民”学校可转为公办学校的四种情形。同时,也提到公办学校不得以举办者变更、集团办学、品牌输出等方式变相举办民办义务教育学校等等。

从这方面来看,网友们对各个学校的分析还算比较靠谱。比如,目前,网友列出来的转公的学校,大都是公办学校与其他社会组织、个人合作举办,或者与居住社区配套建设等。

还有一份文件则是修订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里面提到,“未来义务教育阶段的民办教育规模(民办初中、小学在校生人数占义务教育在校生总数的比例)不超过5%。”

根据2019年,2020年的《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9年我国民办普通小学在校生人数,占总在校生比例为16.8%,民办初中在校生人数占总在校生比例为12.2%,2020年民办普通小学在校生人数占总在校生比例为17.4%,民办初中在校生人数为12.9%。由此可见,将民办教育规模控制在不超过5%的任务还比较艰巨。

再看看郑州的情况,根据《2021年郑州市教育事业统计公报》,2021年,郑州市有公办初中在校生366422人,民办初中在校生96804人。据此数据,郑州民办初中的规模占比超20%。

2021年,公办小学在校生数959517人(含小学部);民办小学在校生100423人。民办小学占比不到10%。

不得不说,要想将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在校生规模控制在5%以内,任重而道远,如果要想完成这个比例,下一步,只能将更多的民办学校转为公办。

报名人数减少 民办初中“遇冷”已现端倪

据了解,民办教育真正踏上我国基础教育的历史舞台是在21世纪初。随后的十几年,“公参民”学校进入到黄金时代。

然而,一系列问题也随之暴露出来,与“公参民”相关联的一系列利益链条也在疯狂生长,严重影响了教育生态。

在郑州,民办学校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受到追捧。在家长们看来,有些民办学校曾经是公办学校分校改制而来,有些则是某些优质教育集团校成员。再加上此前,郑州市区民办初中都有一些“特权”,即可以在公办学校录取之前招生,所以,优质民办学校生源质量自然不会太差。

不过,这两年,随着相关政策的出台,民办初中在招生方面也频频释放出遇“冷”信号。

根据郑州市教育局官方的数据,2020年,郑州市区共有28466名学生报名民办初中学校,比2019年减少5298人。2021年,郑州市区共有20036名学生报名民办初中学校,比上一年减少8430人。

再从参加电脑派位的学校数量来看,连续三年,需要参加电脑派位的学校由32降为27,再降为21。此外,参加录取的民办初中学校数量也由2019年的58所到2021年的55所,不过,虽然数量有所减少,但未参加录取的民办初中原本招生计划也少,对整个初中的布局影响不大。

民转公进入“冲刺”阶段 哪条路都不好走

去年下半年,湖南、四川等地发文,规范民办义务教育发展。重庆、周口等地也已经明确“公参民”学校将逐步转为公办学校。今年1月22日,河南省教育工作会上明确提出,各地要按照在校生规模控制在5%以内的要求,确保9月1日前完成任务。这也是意味着,民转公正式进入倒计时,这场有关民办学校的“瘦身战”进入最后冲刺阶段。

纵观全国,不少地方也早已有民办初中转为公办初中的例子。2021年5月24日,杭州钱塘区教育局发布公告:金沙湖实验学校正式由民办学校转制为公办学校。转制工作从2021年7月1日起实施。

同样,在上海,民转公也不是什么稀奇事,2020年3月份,上海市浦东新区发布文件,正式同意上海民办张江集团学校转为公办。

在河南,从去年开始,河南关于民转公“动作”不断,先是周口市的淮阳一高,把学校整体捐给政府,彻底实现了“民转公”。去年,郸城县一下子关停了101所民办学校,只是留下了4所继续招生。

在郑州,民转公的出路无非是三种:转公、纯民办或停办。无论哪种出路,最大的问题是现有的学生怎么做?教师怎么办?这对教育主管部门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

据了解,2020年,上海市张江集团学校在完成“民转公”后,将对现有教师陆续安排转编制,不愿意转编制或无法转编制的老师,三年过渡期满后由民办托底。

重庆渝北区一“民转公”学校表示,将会设置两年的过渡期,过渡期内师资保持不变。按照当地教委的要求,两年以后,原本有编制的老师可以选择留校任教,或者回到本部。而聘用的教师则需要在“逢进必考”的原则下解决编制问题。

而在郑州,无论民办学校的最终出路在何方,但可以肯定的是,任何有关教育的改革都能拉动家长们心中紧绷的弦。民转公的改革,也只能是边前行边摸索。

责编:徐宁宁

本文来自【河南广电-映象网】,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