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高考成绩

高中三年,时光匆匆,一向成绩不错的我却在高三起起伏伏,主要原因出在化学成绩上。那时,负责教授化学的是一位老教师,他的授课方法是满堂灌,我很不适应,一向就不怎么突出的化学成绩就这样慢慢拉了下来。我内心很焦急,私自去书店买了些辅导读物,却收效甚微。

临近高考的日子,内心却愈发忐忑不安起来,1994年是河南省又一次启动高考改革的元年,从那一年起采取标准分计算总分,所谓标准分就是依据该科成绩在全省所占位次打分,从全省第一名的900分计算到最后一名的0分。这样计算成绩其主要目的就是防止成绩偏科。化学严重拉后腿的我怎么可能不担心?高考前夕,奶奶因病去世,远在西安的姑妈回老家吊唁时,看到我有些焦虑的表情,安慰说,“大姑能够看到你的刻苦努力,临考时千万不能紧张,考好考坏都没问题,不要有心理压力。”听了姑妈的话后,我那有些担忧的内心才稍稍有些平复。

那一年高考成绩公布的时候,记得物理大概是780多,数学690多,英语570多,化学却只有340多,化学成绩如此之差还是超出心理预期的,但更超出心里预期的是那一年的语文也才考了460多,让本就因化学拉分的我更雪上加霜,最后各科折算总分为527分。看到这个成绩后,我傻眼了,老师同学都认为这绝对不是正常水平,可现实摆在眼前,必须去面对。

那时,姑父姑妈都在西安市工作,姑父当时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设计院院长,很希望我能考到他们学校读书的姑父,知道我高考失利心情不好后,亲自打电话安慰并让我去西安那边住段时间。到西安后,我才知道,虽527分远低于他们学校的正常录取分数线但却可以占用内部子弟名额降分录取。我记得那一年姑父曾给我说,“527分虽可以用内部子弟的名额,但每年需给学校支付高额的赞助费用,我和您姑商量后觉得你岁数还小,可以复习一年,明年无论考好考坏,都让你来这边读书。”

回到家后,我内心其实很矛盾,姑妈曾告诉我,姑父是非常希望我能考到西安上学并留在他身边工作的。然而,儿时的梦想却一次次浮现在眼前,尽管我也很想在大城市工作生活,可儿时就渴望大学毕业回内乡工作的愿望在那一刻却更加强烈。在思想的强烈碰撞下,在西安无法直面姑父的我最终选择了食言。没有按照姑父的要求到内乡高中复习,而是调剂志愿以远超分数线150分选择了南阳教育学院计算机应用专业电大班学习。

听姑妈讲,远在西安的姑父得知我选择了南阳教育学院学习,十分震怒,把办公室的茶杯都摔碎了。那个时候,得知姑父如此生气,有些后悔,但已到南阳教育学院报到的我却再也没有回头儿。生气之余,姑父让姑妈给父亲寄回了万余元,把当年因上学所借的所有欠款全部还清,还捎信批评父亲说,“我知道可以用学校的内部子弟名额,不是我心疼钱,而是觉得娃子还小,今年高考没发挥好,本来计划明年考好考坏都让来这边读书的。选择这类不入流的院校读书花钱,哪能和我们这边读书相提并论呢?”但姑父哪里知道?我和父亲根本就没有怀疑过姑父是心疼钱而建议复读的。之所以最终食言而到南阳教育学院读书,全都是因儿时那毕业归家的梦想。那时候我想,回内乡工作,有个文凭就够用了。

而今回想起来,也就是这个重大决定,是我第一次面临的人生重大选择,在这次选择中,虽然彷徨过、犹豫过,但我最终追随初心,选择了内乡、选择了菊乡!而今,二十多年的青春大好时光已逝,姑父也早已撒手人寰离开了我们。而在家乡经历了不少坎坷的自己,每每忆起这段,有时也颇有些后悔当年的决定,但最终我还是坚持了下来,并且拼了出来,我觉得如果人生的路再重新选择一次,依然会是这么一个结局。这是人之初的性格、经历、梦想所决定的,断无改变之理。

虽如此,但我一生要深深感谢姑父、姑妈和表姐他们,后来在给父亲寄钱回来后,姑妈和表姐为了继续减轻父亲的压力,坚持用她们的微薄工资供我读完大学三年。毕业后,回到县城工作的我,在个人婚姻上,曾遇女方要求买房,姑妈又和父亲商量着在县城给我买一套房子,我坚决地拒绝了。我告诉姑妈,“这一辈子欠您们的恩情太多,读书上学时花您们钱无法拒绝,但已参加工作的我,别说再继续花您们钱了,就是父亲的钱,我一分也不会花。难过的日子总会过去,您基伟侄子还没不堪到因一座房子而讨不到媳妇。”姑父、姑妈和表姐这一辈子对我和我家的帮助是这一生都无法报答的,但我时常记在心上,不能更不敢忘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